菲律宾太阳神申博_长岭简讯网

【百家廊】延庆,怡人的「世葡园」风情(上)

时间:2019-11-06  作者:

若 荷

在这个时节,初秋的雨,早就已经湿透了江南,而我们所在的北方,依然阳光灿烂。去北京妹妹家探亲,行程简单,原本没什幺大的安排,到京后休息了一天,突然就有去爬长城的冲动。也是啊,自古以来,这一片军都山脉,就久负盛名,而位于延庆县军都山关沟古道北口的八达岭长城,数百年来就一直雄踞西北,成为扼守京畿的咽喉要塞。

八达岭长城,关城为东窄西宽的梯形,有东西二门,东门额题「居庸外镇」,西门额题「北门锁钥」,关城向北延伸的长城,有敌楼十二处,关城以南有敌楼七处,北八楼,是八达岭长城的最高敌楼,又名「观日台」。雄伟的八达岭长城上,看不见古人的身影,只看见苍鹰仍然在空中盘旋,像是为前来探古寻幽的人加油;牠们在空旷的天空嘶鸣,彷彿想用这样一种苍茫的方式,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的不同寻常。灰色的长城地砖上,坑洼不平地遗留前人的足迹,后来者又在原有的地方,覆盖上自己的脚印,每一个坑洼处,都彷彿写满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我是不大相信流传千百年来的孟姜女的故事的,我信的是烽火台上的硝烟,因为它的存在,万里长城内外的村庄才能人畜安然,八达岭下的百姓才能福享和平。

我们一个垛口一个垛口地爬,踩前人踏出来的足迹,跟不知来自何方的人弯腰攀登。一口气爬上了三个敌楼站在长城上,回望身后,但见城下雾气浓重,阳光几乎被缥缈的雾霭遮住,像在眼前覆盖了一层薄纱,在眼前悄然流动。抬头望,天空瓦蓝,大朵大朵的白云以鱼鳞状呈现在天空,那幺明媚,那幺明净,不染纤尘。沿途的秋叶,大片大片地吸引游人的目光,殷红如诗,嫣然入画,用一种北方秋天的少有的明媚,流淌令人喜爱的暖意。虽然是初秋,但长城上的风每一次吹过,都已然有了些凉意。每一次风的吹临,都让人想起旌旗猎猎的时光,抚摸身边的古老砖墙,恍若隔了千年。

前来登长城的人不是很多,举目遥望,龙脊一样的城墙,连缀好几个敌楼,蜿蜒曲折,形成一种游龙的起势,它像一条欲要腾飞的卧龙,给人伟岸的崛起和震撼。完整的城墙砖上,仍然有人特意刻上自己的名字,岁月侵蚀,新的名字也将历经人间风雨,逐渐陈去。想,那些曾经刻下自己名字的人,当年他们是多幺意气风发!或许现在有些已经作古,那些名字里沧桑的笔划,不同的力度,不同的字体的繁複,斑驳的残痕,让我想到时光的漫长,岁月的无情,生命的匆匆,那是光阴给一切的事物镶上的一层锈迹,毫不容情地遗留在寂寞的尘世。遗憾的是,当我们爬到长城第五个谯楼之后,儘管精神仍然很好,但脚步愈来愈沉重起来,只好怀恋恋不捨的心情匆匆而返。

下了长城,去吃午饭后,有人提议去延庆世界葡萄博览园游玩,这又是一个没想到的日程。不由暗自期盼,这次世博园的前往会有一个意外的收穫,抱这样一个念头,我们驱车而行。世界葡萄博览园,简称「世葡园」,位于延庆县张山营镇。资料上说:园区佔地面积约三千亩,设有儿童乐园、湿地休闲区、休闲观光区等。可以看出,这里原是一片平坦的沃壤,而今更如同一个美丽的大花园、生态园、科普园,前来观光的人们,除了能欣赏到千余葡萄品种外,还能了解关于葡萄、葡萄酒的科普知识。

世葡园,始建于2014年,同年7月份正式开园,10月底结束,属于首次在亚洲地区国家举办,在向世界葡萄酒生产和经济消费领域的展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世葡园的往届,均在欧美等国家举行,博览会上,除单一的国际学术会议内容,还举行世界葡萄博览园游园、葡萄酒博览会等系列活动,全世界一百八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知名酒庄酒业企业家代表将共同参会。正式开园后的世葡园,市民可随意前往游玩,从此便成一座葡萄种植和酿酒有关、适合各年龄段人员休闲散步的公园。

时光过去了四年,世葡园风情依旧。我们去的那天是一个下午,所以游园的人不多。秋天的阳光不十分地强烈,正是室外活动的好时候。下午两点钟左右顺利进入世葡园,走进园门,除了那座写有「世界葡萄博览园」红色标誌性建筑,隔不远,就有一座或一处造型奇特的建筑,有的是做展馆,有的纯粹是为了观瞻,造型奇特的标誌物,则成了园区景观的点缀。还有几座观光台,游人可以攀登而上,站在上面俯瞰整个园林的全貌。这些别致而恢宏的建筑,显然是国内新一代建筑中设计顶尖的作品。

园门对过是一座椭圆形、灰色墙壁的展厅,墙的外壁是一种上下镂空的造型,走在中空的厅廊里,脚下的鞋跟能够清脆地将青石地板叩响,稍一抬高讲话的声音,便会传出一阵浑厚铿锵的回声。由此处进入博览园,眼前蓦地现出一大片紫色的花,就在百米远的右前方,不知是什幺植物,我们都以为是薰衣草,在北方园林里出现这幺一大片薰衣草,确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大家不禁发出一阵惊叹。有了这片紫色花,那生长野草的土地上,即刻让人因为紫色的存在而高贵起来,一种美好的情愫悄然流淌于心。

判断它为薰衣草的依据,完全是因为花的紫,以及其叶墨样的浓绿,花束整齐地浮于叶茎之上,于清浅的秋风中摇曳,端端开放--这是薰衣草明显的特徵,只是不敢确定。因为相隔甚远,也分辨不清它们的花序是团状还是穗状。大家都急于靠近,以便探个究竟。园内出租一种多人骑行的自行观光车,车为橙黄色,车身很长,前后有两排座位,可以四人前后而坐,每人脚下都有一副脚踏的蹬子,设计得颇为科学。车子的方向,只能由一人掌控,其他人只能同力合作前行。观光车的上方,撑一块花色朴素的遮阳罩,为上面的骑行者遮阳,以免夏季阳光毒烈的照射。遮阳罩四周的荷叶边美观大方,流苏一样柔软地飘动。

我们坐上去一试,发现这样的骑行程度多了些自由、浪漫,果然配合起来十分地轻鬆,比起拥有司机控制的电动观光车,多了些通力协作的照应,更多了些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无间。我们每人找好伴,分开几组翻身上车,脚下不停地踏蹬,协力而行。耳边轻柔掠起秋天的风,彷彿为我们吹响的阵阵音乐,掠起衣衫长髮很浪漫也很抒情。随观光车的向前移动,远处的花近了,扑进眼帘的,是那些更深更浓的紫色,好像早就等候我们这些远行的客人,急于上来和我们嬉戏一番。当我们近前这才发现,那些花儿并不是什幺薰衣草,而是一种完全陌生的花--马鞭草花。这是从园艺人员那里听来的花名,它们真实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薰衣草的花穗是长序状,而面前的花却是团序状,很奇怪它们的颜色竟然如此地相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