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太阳神申博_长岭简讯网

【百家廊】廊桥故里行

时间:2019-11-06  作者:

朵 拉

自槟城到福建,转了两天不同的交通工具,小车、飞机、大巴、高铁、小巴,终于抵达屏南长桥村「廊桥故里」时,一切的劳累和辛苦都不在乎了。

远远的廊桥在夕阳下闪金光,夕阳在河水里挥洒出金色光影,许多村民赤裸上身穿过金色水光,丝毫不在乎游人眼光,快活地在水里游来游去。生活如此简单,你看你的风景,他游他的泳,各自自在,两不相干。

原名万安桥的廊桥上特地为程庸的陶瓷馆开幕来到福建古村的乌兹别克副领事正在听讲解,「万安桥桥长98.2米,宽4.7米,桥屋38间、立柱156根,是现存全国最长的木拱廊桥。据记载,该桥始建于宋朝,距今已有923年历史,清康熙47年遭火焚,乾隆7年(1742年)重建,后历代都有修葺,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再度重建,2006年5月作为闽东北廊桥之一公布为第六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11月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几个老人坐在桥上的美人靠上,有人抽烟,有人声量低低地聊天,脸色眼神都不好奇,也许常有游客经过。我拿起手机跟老人们打招呼,让我拍照好不好?他们兴奋地瞇眼睛看我,拍了照片我道谢,他们神情更加开心,咧开嘴巴笑的样子天真而有趣。

出门之前以为最先看到的是屏南前洋古村,在网上搜索时与前些日子在微信上上海朋友转来的视频重逢,那是复旦大学艺术设计系张勇教授的驻村故事。他首次到前洋村,「村里只剩下50多户人家,垃圾塞满河道,老屋爬满青苔」,但他却看到「前洋村被青山绿水环绕,受外界干扰少,村容朴质幽静,尤其是村背后那一大片的萧萧竹林,嫺雅清丽,这种乡土血脉早与尘嚣日上的大都市分崩离析。」

眼看风景优美秀丽的古村逐渐步上消失的边沿,张勇不顾一切投入救村计划,组织一个小型专家团,完成《前洋古村基建策划书》,然后,把村里年久失修的破落古宅老庙古祠等一步步修葺,并把古村着名的竹编工艺让老蔑匠製作为大型艺术品,作为公共艺术装置,企图恢复与拓展当地的竹文化与艺术产业。在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扶持下,他引进知名学者,包括古陶瓷专家程庸等人,并通过邀请国际知名艺术家驻村创作,主办国际文化艺术节活动,打造文化馆与博物馆,推进村落文化复兴和艺术创新,让多姿多彩的文化艺术成为前洋的全新魅力,构筑一个美丽的后花园,成为人们心灵的生活花园。

在视频看见张勇时,他是一个距离遥远但值得钦慕的有激情有梦想的人,真正看见张勇是在抵达屏南的第二天。我们到前洋古村出席由张勇一手策划的「程庸中外古陶瓷博物馆」开幕之后,张勇说带你们去看大王坪的瀑布。说往一条小径走去,我带路,这小路比较近。

槟城来客看张勇嘴里的小路发愁。这是一条看不见路的路。一边是水田一边是茅草,所谓路,不过就羊肠小径,打横大约6寸?再横也不到一尺!我没走过羊肠,不知道是否一样,但那路因下雨有点烂,意思就是极其泥泞的感觉,应该叫样子不是感觉。可有什幺办法呢?群众的力量就是前进的方向。这样子的路无法一起走,一个跟在一个后边,排成长队行去,时时有人掉队,为拍照而停下脚步,有人叹息因为不敢停,美景便无法收在照片带回家。拎长裙,跨过满是野草的小径时,听到不知谁提问,这路有蛇吗?张勇非常老实,坦诚回答说有呀!OK啰。勇气是因为群聚。反正我走在中间,前面有人,后面也有人,蛇不会从中间躜出来吧?祈祷可能蛇听见了,一路平安走过羊肠小道,越过一条窄窄小溪,再踩过水里的石块,马上遇见一个有两个烧火洞的土灶,这是什幺地方呀?有人问,张勇说,是人家来拜拜时,就地在水边杀猪杀羊,煮了,拜拜好就在这儿吃。不知道是谁家的墓,也不知年代是否久远。槟城人最关心的是目的地到了吗?

往右边小路沿溪旁行去便到,张勇仍走前面。小路两边皆绿树,空气阴凉,周边都是树也是水,先是听见瀑布的声音,然后瀑布便在眼前了。谁帮个忙呀?毫不迟疑大声求助,要到前边看瀑布,还得越过埋在水里的石头,有一些石头露在水上,却怕一不小心滑倒成为笑话,都是第一次见面的朋友,也幻想留下永远难忘的记忆,却不想以这种出丑的方式出位。伫在水边的空地,仰头看这白花花又哗哗声响的瀑布,不够高大上,反而亲切无比。在清新的空气里深呼吸,张勇说,路不好,没什幺人过来。宁静的是氛围,乾净的是流水,大家都不想走。

树林暗得快,那时候四点多,张勇说,走,我们看桥去。走一半的回头路,到了那土灶地,得知不需要再回去羊肠小径,鬆了一口气。起码长裙可以放下来,拎裙子走路,姿态特别做作,尤其是人在大自然之中。树林子里的爬山路,都是石块堆砌出来。这路是修过的。张勇说。这路是修过的?跟后边的槟城人问。意思就是没修过的话,更不好走?没修过,那就没有路。那你怎幺会认路呢?为了前边的古廊桥。脚下踩长青苔和野草的石头路,想像那没有路的路。当时张勇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呢?「一看见这环绕青山绿水的朴素幽静村庄,安详静谧,我太喜欢了,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幽静的世外桃源。」

张勇对古村落的爱情,落实在他真正地放下复旦大学教授的身份,到前洋古村来从事修缮和保护的工作。他预测「未来5至10年内,逆城市化、回归乡居的绿色生活,将成为中国城市居民的潮流。」 只有住下来,才能够让他实现他的古村梦。

他指刚修葺的古廊桥说:「这古桥没有名字,但历史悠久,从考察的资料看,应该是宋朝时候始建的廊桥。」张勇初次看见已是危桥,「如不抢修,将毁于一旦,那太可惜。不管怎幺样,我先修起来再说吧。」

很难忘记电影《廊桥遗梦》的故事:一个偶然的邂逅,一段美丽的爱情,终归为残缺的遗憾。格外动人的不是相守,竟是相爱,那是因为男女主角在爱情最美的时候,选择分手,离开。这让两个人用余生来彼此挂念,让所有的观众发现永恒的爱情居然是存在的。最后的结局是他们的骨灰洒在见证他们的爱情的廊桥下。

这座廊桥不是那座廊桥。西方的廊桥说的是爱情,东方的廊桥说的也是爱情。西方的廊桥爱情是男女两性的爱,东方的廊桥爱情却是历史文化之爱。一行人穿过廊桥回头望,夕阳的余晖像金子一样洒在廊桥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