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太阳神申博_长岭简讯网

Hello Tanzmesse!香港艺术家艺术市场试水温

时间:2019-09-17  作者:
Hello Tanzmesse!香港艺术家艺术市场试水温这次是香港的舞蹈艺术家和艺术行政人员第一次在Tanzmesse上集体亮相。

艺术作品要走向世界,除了品质要过硬外,亦少不了机遇、人脉、资金的加持。而艺术推广,除了要讲求策略,更要懂得游戏规则。对于当代舞来说,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德国杜塞尔多夫国际舞蹈博览会(internationale tanzmesse nrw,下简称Tanzmesse)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当代舞艺术市场之一,每次举办都吸引超过50个国家与地区的艺术家、艺术经纪、製作人、艺术节负责人等参加,交流作品之余亦建立人际网络,为未来的合作寻求机会。

今年九月初,香港艺术发展局(艺发局)首次率领近60人的代表团奔赴Tanzmesse,展现香港舞蹈的多元活力外,也让随行的艺术家、艺术行政人员到这国际艺术市场中试试水温,为未来香港舞蹈「走出去」寻求机会。

文:记者尉玮

图:Janet Sinica摄香港艺术发展局提供

跳出comfort zone

5、6天的行程,除了準备作品《ODDs》在「示範展演」(Open Studio)单元中的亮相,以及自己的现场讲解外,还要在一个高度紧凑的环境中抓紧机会与其他艺术家和製作人交流、social,香港舞蹈家林俊浩大呼「好累!」

「我们每个人真的才过了两天就谢晒!」他笑说,「每天每一个瞬间都要打开自己,都要很集中,很警醒,真的很累,然后还有很多演出看。」

艺术市场这一概念在香港仍未成形,对于香港艺术家来说,热闹的Tanzmesse令人兴奋、紧张,却也措手不及。习惯了埋首创作的艺术家们,要走出纯粹安静的小天地,置身于喧闹的展场中,更要时刻準备展示、推销自己,这如同一下由象牙塔闯进遵从丛林法则的商业世界,难免有些水土不服。

新约舞流的艺术总监周佩韵抱推介舞团的目标来到Tanzmesse,虽然出发前已经做了相关準备,初初来到现场时,仍对四周瀰漫的商业气息不大习惯。「在香港其实我们不是很习惯,大家都很聚焦在作品上,这也令到我去之前有些紧张。说实话,我自己并不是很喜欢艺术这样买卖的氛围,但我也很明白这样的市场对于艺术家特别是年轻的艺术家来说是很好的场合去认识人、找机会。所以我也要去见识一下。」她笑说,在现场看到不少「老手」熟稔地四处周旋、谈笑风生,慢慢地自己也放鬆下来,抱学习和交流的心态去和人聊天,推介香港的舞团和艺术家,几天下来,收穫也颇丰富。

和周佩韵一样,林俊浩也不喜欢social,「推销自己」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表述。「但我调整自己的心态,不是从promote自己出发,而是真的去交流、分享想法。这次除了和production house以及festival buyers聊过外,其实更多的是和艺术家交流。现在,其实大家追求的是co-production,或者是collaboration的合作方式,而不是很单一地把一个作品拿去演出。这种交流其实更加深入,也令我更舒服些,不是总想要sell自己。当你做好作品,接触到别人,自然会有机会。反而太用力地去做可能会有反效果。顺其自然,不仅舒服些,还会更open,常常有意外的收穫。」

清晰自我定位

这次,林俊浩带作品《ODDs》参加「示範展演」环节,这个环节不是正式的演出,而是让艺术家有机会讲解自己的创作理念、展示未完成的作品,或仅仅是阐述一个未来的创作方向。有潜力的作品有可能会获得製作人或艺术经纪等的青睐,从而得到未来发展的机会。同样参加此单元的香港艺术家,还有黄静婷(《人间.独.白》)和曹德宝(《土炮》)。

光是讲解自己的作品,对林俊浩来说就充满了矛盾的拉锯。「我们的专长是做作品,而不是presentation。」他感到巨大的压力,这一次,表演的聚光灯彷彿射到了自己身上。「最大的感受是怎幺去拆解自己做的到底是什幺,还要能用语言表达出来,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冲突,因为跳舞本身就是言语之外的,或者艺术根本是知识之外的,很多是一些感性的、不可言语的东西。它产生出来的化学反应,令到观众有所联结,这很微妙,也很脆弱。但如果要去讲出来,就像林怀民老师说过的--文字伤舞。把它讲出来其实是破了它。」内心不停拉锯的他,直到看到不同艺术家的各式各样的展示,才慢慢清晰自己的目标,「就是让人认识我的作品,或者我现在的关注点。这次的机会让别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认识我--以前都是看我的作品,这次则是听我自己去讲,是很不同的经验。」

两年前,林俊浩曾自己去过Tanzmesse,但那次只是派发宣传品,和今年的参与程度截然不同。但相同的是,当置身这个巨大的市场中,不时需要推自己往前一步去作介绍时,令他反思自己的定位。「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到底在做什幺?我的位置在哪里?因为当你要去告诉别人你或你的作品是什幺时,就要问自己问得更清楚。」对林俊浩来说,这是自我审视的过程,也是成长的机会。

这个想法和周佩韵不谋而合。带舞团的宣传材料前往Tanzmesse的她,觉得这短短几天的高强度参与对舞团来说绝对是好事。「在香港不停做不停做,不会有时间去想那幺多东西。但这次在出发前就要去想自己的定位是什幺,然后自己想target的是什幺人。」在Tanzmesse,有不少人向她表达合作的意愿,「回来jet lag还没过,已经收到很多email。」但她清楚舞团的定位和目标,所以对艺术节,或者是可以提供空间的合作方会更感兴趣。「比如遇到一个芬兰的艺术节和印度的艺术节,我就会聊得久些,也介绍自己多些。」

她也总结经验,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去,在去之前就应该做充分的準备,除清楚自己的定位和目标外,还应别出心裁地準备介绍资料和单张。「首先,要真的把名册(参展的艺术家、经纪公司、艺术节、製作人等)好好分类,如果遇到有些人真的很想见面的可以预先安排。这次一路开始熟悉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拿到有些卡片,如果还有下一次一定要把握机会把他们约出来聊天。要真的坐下来,深入地去聊,事情才有发展。另外,在介绍资料的準备上要想多一些。现场的资料太多了,实话说我自己都在不停地扔,别说别人了。但如果介绍资料做得漂亮、精简,给人的第一印象会很深刻,这很重要。这也是要学的。」

观摩世界潮流

除了在交流中反思自己外,Tanzmesse也是绝佳的机会让艺术家观摩、了解世界最新的舞蹈潮流。舞蹈家陈凯带作品《直线 II》,与杨浩(《直言不讳》)和冯乐恆(《从头开始》)一起代表香港参加了舞台演出(Performance Programme)单元,将完整的舞台作品呈现给各国的观众。

延续《直线I》对人体直线型动作的研究,《直线II》聚焦于四肢与躯干这五条直线在空间中的延伸,并利用棍子这一道具将线条再拉长。「学习的来源一个是德国的包浩斯艺术,当中就有stick dance,棍子舞蹈。另外就是从中国戏曲中的棍术去研究。」

陈凯早年是上海金星舞蹈团的舞蹈员,后到香港演艺学院学习,之后又获得亚洲文化协会的奖学金赴纽约深造。「国外的环境和西方人的思维对我有一种刺激,那就是注重逻辑化、数字化,东方人不大做这方面的事情。去美国之前,我的创作还是反映社会与生活的感受比较多,去了之后,就变成抽象的、纯粹的,甚至有些学术性的东西,包括现在研究的方向也从那个点出来。」

这次到Tanzmesse,性格偏安静的他笑说自己不大会说,也不大会social,对推销自己实在不在行,乾脆把精力放在作品的观摩上。「能看到世界上很多国家地区正在发生的舞蹈形态,也可以了解到他们的生态。后来乾脆就不去想销售自己的事情了,而是去了解别人多些,心态反而更平和。」

至于自己作品的演出,上了台就更没有其他杂念,「上舞台就冲舞蹈去,做好就行。」219个座位的剧场,基本爆满,观众的反响也很不错。至于是否有被製作人或买手相中,他也不去想那幺多。

也许正如林俊浩所说,这次去Tanzmesse,对作品的成长也好,对拓宽network寻找机会也好,最大的感受是「播种」,「结果未必马上能见到,有可能两年后才见到,但艺术就是这样,需要时间,不能那幺贪心。」而最重要的,「我们总以为播种很简单,其实播种是要学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