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太阳神申博_长岭简讯网

【琴台客聚】虚拟世界与非虚拟世态

时间:2019-11-02  作者:

伍呆呆

人到了一定年纪,大抵都开始喜欢怀旧和做梦。

昨夜梦到自己成了会飞的蜘蛛侠,在广阔的世界里自由自在地翱翔。而后,嘴里居然能吐出丝来,织成了一张美丽的大网,一格一格的,里面有很多人,亲人、朋友、同事、同学,每个人都抱一台电脑,端坐在网络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癡迷的微笑,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彷彿在演奏一曲宏大的交响乐。

睁开眼,听到楼下学钢琴的孩子正在弹奏贝多芬的《命运》,并非所有人的一天都始于音乐。现代人的一天生活,往往始于「开机」:开手机、开电脑。眼睛一睁,登录微信,打开邮箱,浏览新闻······ 发现这种生活变成一种不变的模式时,我搬到山里住,离市区的喧嚣不远不近。以为自此可以回到从前,可是一根细细的网线,让山里与城内别无二致;我依然被绑架,不曾稍轻。

「被网络」的生活,原来连命运也可以更改。网络是飘忽不定的,唯一不变的是永远在变。几年以前博客时代还没有瓜熟蒂落,突然又出现了微博。记得微博风刚刚颳起来的时候,一个久不见面的朋友,见了我不到三分钟,就问了我五次「你上微博了吗?」感觉那时候,你不上微博,你就欠生活点什幺。

有了微博,玩「爱疯」的人更多了,玩「爱怕」的人也多了,卖「爱疯」和「爱怕」的关联产品迅速让一些人先富起来。丢失的小孩儿有「万能的微博」转发,比以前更容易找回来了。贪官污吏们的糗事,在微博上能更迅速地被爆出来了,新闻事件更是能飞速地通过微博报道出来;甚至,微博上还颳起了一阵简历风,网友们用一百四十个字製作出各种版本的简历,在全意求职的同时,还增添了「搞怪创作」的诙谐趣味......

李开复说对了:「微博,改变一切。」那时根本没曾想微博也能改变我,我不知不觉地成了「微博控」。每天打开电脑就登录微博,不管是啥文字,先去围观了再说;然后,把自己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都放在微博上狂骚一通,甚至临睡前还要对它来句「晚安」。

微博就这样轻易地捕获了网民的心,让大家都疯狂地成了它忠实的粉丝,心甘情愿地为它把自己的生活切割成碎片,毫无顾忌地暴露在无数陌生或者不陌生的人面前,后来我在朋友的建议下参加了新浪微博的微小说大赛。从来没写过微小说,写起来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挑战,一个字一个字地去仔细推敲锤炼自己的文字,不亚于精心雕琢一件宝石。

写完了,自己感觉很是得意,马上利用网络之便通知了一群好友,请他们去围观支持。那是一段很怪异的日子,平日在生活中非常友好的一群朋友,突然在网络上集体失语,无人支持我的参赛作品。不支持倒也罢了,却在背后与别人污言秽语地唱和。感谢网络,这些公开的文字,傻子也能看到,认真评论支持的,绝大部分都是陌生的网友。更有的「朋友」路过别人转发的帖子,都视作不见,彷彿与我从不相识。加之有个ID紧跟我的帖子后面不断地说坏话,导致微博上原本就微小说作品和我谈好的剧本改编合同的事情也流产了。我的心却被伤得冰冷,发了博文质疑起曾经的所谓友情。谁知被一「好友」看见那些文字,竟然对号入座了,大清早的打来电话对我破口大骂,全然没有了平日的淑女风度和贵妇修养。从此我知道,「朋友」是需要甄别的,正因为曾经因为同道,所以伤一次就足够了。心门从此紧闭。如今回想起来,也许那些「朋友」 当时不愿看到的是,微小说让我重新找回了写作的慾望和快乐。虚拟世界居然成为检验现实人情冷暖的试金石。

想起梦里的那个网。但愿,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本领高强的蜘蛛侠,能够调整管理好自己的网络,能够让它「被生活」,而不要「剪不断,理还乱」,把自己陷入「被网络」的生活。楼下的孩子把《命运》弹得更加流畅动听了。

我想,《命运》已经被他掌控在他的黑白键上了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