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太阳神申博_长岭简讯网

【琴台客聚】藏人藏事

时间:2019-11-02  作者:

伍呆呆

不记得从哪儿听来的话,说拉萨的交通不大方便,坐出租车都得拼车。

初抵拉萨的时候却一下子就约到了网约车。开车的司机刚师傅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藏族男子,身形魁梧,相貌粗犷却极和善,操一口带有浓浓藏味儿的国语。刚师傅很自豪地告诉我们,他在当地一家大商场当保安,工作之余便开网约车赚点外快。两份工作的收入令他很满足,笑起来一副日子过得很滋润的样子。

到达目的地,刚师傅下车帮我们开车门,拿行李,绅士得不像一个普通的网约车司机。藏族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出乎意料的好。

在拉萨住的是一家外地人开的民宿客栈,据客栈老闆说,在西藏开客栈的大部分是外地人,藏人不喜欢经营。我好奇地问他们都喜欢做什幺?客栈老闆挠头,想了想,说他们大抵一年到头都在过节,都在朝拜,没有时间做别的。老闆的话多少有点夸张,不过藏族的节日之多,大抵也是其他民族无法可比的。

据说从藏曆元月开始,整个元月,几乎天天都在过节。此外还有一连要过几天甚至一整个月的雪顿节、大佛瞻仰节、祈祷节、望果节、展佛节、沐浴节、仙女节、酥油花灯节、萨格达瓦节、降神节等等。

听开车的孙师傅八卦,萨格达瓦节在西藏也叫「穷人节」,这个节日除了进行大多数节日都差不多的宗教纪念活动,节日主要的内容是富人行善布施和穷人接受施捨。孙师傅说,从前藏区还未兴起旅游热,拉萨游客不多的时候,到了穷人节,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外的路边便坐了一长溜儿面前摆空麻布口袋的人,前来布施的善人也背大麻布口袋,装了一袋子的钞票,在每个空口袋里都放上一摞。于是,一天下来,坐在那里的人便能背回一麻袋被施捨的钞票。听完孙师傅讲的话,我便财迷地幻想了一下,若是赶上那个时候,我肯定也要拿个麻布口袋坐到路边去,等待收穫一大袋的钞票。最后女儿一巴掌拍醒了我的幻想:「穷人﹗」你还是好好写你的字吧!

虽 然没有赶上穷人节,后 来也被 动 地「布 施」了一下。有一次刚从客栈出来,走在小巷子里,迎面奔来几个髒兮兮的藏族孩子,都不过七、八岁的样子,把我围在中间,伸出黑乎乎的小手,叽叽喳喳地用半生不熟的国语喊:「阿姨,给钱!阿姨,给钱......」我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不是不想给钱,而是习惯了电子支付,身上确实没有钱。末了,孩子们抢了我拿在手里準备在路上吃的水蜜桃,一哄而散。

后来又换了一家客栈住,客栈旁边同样住一些藏族人。外出回来的时候,碰上几个穿得乾乾净净的藏族孩子在客栈门口闹玩,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手里拿一本藏文的课本,边玩边看。巧明教语文,本能地走过去和小姑娘搭话,小姑娘很客气地把课本拿给我们看,国语说得很纯正,人也大大方方的,有恰到好处的礼貌。小姑娘告诉我们她名字叫洛桑曲珍,并用汉字端端正正地写出来给我们看,我们夸她的时候,她很开心地笑,扑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灵气。她把位于客栈旁边的她的家指给我们看,是一座极简单乾净的小楼,阳台上摆满了花盆,开得正艳的花儿们,纷纷从窗子里探出头来。

女儿邀请洛桑曲珍到客栈去玩,她又叫上她的弟弟,五、六岁的孩子,很调皮的样子,但同样地天真可爱。女儿拿了照相机给他们拍照,面对镜头他们也不羞怯,摆出了各种各样的造型,连时下流行的「比心」也会。后来我们拿了一些小物件作礼物送给姐弟俩,他们收下礼物,很礼貌地道谢告辞,不久以后又到客栈来敲门,竟是提袋子装了一些小食品回礼来了。

那几天适逢深圳书博会和香港书展先后举行,人在高原,便错过了,心里总有一点小小的遗憾。而夜里在客栈的灯下,看到纸上藏族小姑娘一笔一画写下的汉字和她回礼的小食品,那点小小的遗憾便又烟消云散了。(高原漫游记之三)


上一篇: 下一篇: